人物首頁 > 警界 > 人物
李海濤:你就盡情地傾訴吧
2019-05-16 09:26 | 來源:河南省公安廳網站 | 作者:彭天增
雖已進入不惑之年,但仍顯得勁頭十足,充滿了青春的活力,一個早交通高峰崗下來,在路口那巴掌塊大的地方,來來回回就能走出幾公里的路,入警20年這似乎已成了每天的規定動作,他早已習以為常。 你就來訴訴苦發發牢騷吧 今年4月下旬的一天,我與李海濤約定來到他站崗執勤的地方,鄭州市花園路與東風路交叉口,本想采寫一下他工作緊張忙碌的情況,但當我如約而至來到這里時,看到他正在糾正一起違章,一騎電動車的女子帶著個小孩行駛快車道,誰知該女子竟惱羞成怒就是不從,造成不少路人的圍觀。事情平息后我倆準備交談時,我發現海濤臉上顯得好委屈,原來設想的話題好像不太合時宜,所以我當機立斷話鋒一轉說:“海濤,咱今天先不談工作,你給我訴訴苦叫我聽聽,說啥都行隨便聊”。 因為同在一個單位他對我沒有戒心,話匣子一拉開就說:“天天感覺就是累,要能睡兩天不起來吃飯都中”。我也在交警這個隊伍里,他說的話我信,不久前李海濤的父親突然離世,經海濤說那一天就是下班太累,怕有人打攪關上手機,想好好睡上一大覺,結果家里怎么也聯系不上他,父親得的是緊病,到醫院一會就不行了,等到他獲得信息火速趕到醫院時,正巧看見父親被從病房里往外推,他一下子撲到父親的遺體上就痛哭起來。 那些個日子過去了真不愿再提它 李海濤說他警校畢業后,干公安是自己選定的,父親就是一名老公安,那時父親曾鄭重其事地告訴他,要是沖著這身制服覺得高人一等,你趁早就別選擇這一行,這一身警服就是責任、就是辛苦、就是付出。好多年后他才品出父親這番話的真實含義。父親的話只是一種告誡或是提醒,但真正品味到其內涵,是要付出多少常人想不到的艱辛。 前幾年鄭州市人都知道,市區北環道建高架,東西約5公里的地段,簡直就是一處硝煙彌漫地戰場,由于建橋搭起的圍擋,道路被分割的奇形怪狀,行人、非機動車、機動車全擠在一起,車子一過塵土飛揚,煙塵廢棄氣嗆的張不開嘴,尤其遇到大風天簡直就成了沙塵暴,李海濤當時在機動中隊,哪里吃緊就得趕到哪去,其實在北環道前前后后一千多個日日夜夜的建設工期里,沒有一天不吃緊的,行人騎車的路過這里捂住鼻子遷就一會過去了,但交通民警分分秒秒都不能離開,嗓子嗆的說不出話了就打手勢,手臂揮舞不動了吹哨子,有好幾次哨子也吹不響了只好拿出筆和紙,將臨時改動的行走路線寫出了,遞給不明白司機看,晚上回到家脫了鞋能倒出來土灰,警服在盆子里按個十幾遍不見凈水。講起那些個日子李海濤感慨地說,那是我人生最艱苦最難熬的一段時光,甚至打退堂鼓的念頭都有,也正是在這艱苦惡劣的條件下,我才又一次更深刻的領悟到父親當年的告誡。 受委屈比工作中的苦累更難受 工作條件的惡劣咬咬牙可以過去,但有時遇到的一些事叫你肺都會氣炸。就在今年的春節期間,李海濤查獲一起遮擋機動車號牌的違法行為,司機是一個中年男子,他一開始是裝迷糊接著便是求情,再下來是賄賂最后是耍賴,李海濤經歷這樣的事多了,所以不卑不亢請對方接受處理,實在沒招了男子只有接受。誰知下午李海濤剛一到崗,大隊電臺就叫他回去,原來是上級紀委來了幾個人,說接到舉報他開無牌車,當時大隊正在開展嚴查套牌無牌車的專項治理,執勤民警竟開無牌車問題非常嚴重,而且舉報材料上寫的車型顏色,行走路線都有,李海濤聽完情況氣的差一點沒爆發出來,紀委來的人對他說,我們來找你也是核實情況,李海濤說我上下班騎的是大隊的摩托,也不是騎一年兩年了這誰不知道,我壓根都沒有開過汽車,最后落實這件事是誣告。盡管這事已過去這么多天,但說起來時海濤還是感到那么委屈與氣憤。 既然與海濤交談前就提出來讓他好好倒倒苦水,所以我仍然對他說你盡管“發泄”。海濤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,他接著又說大隊轄區內的北環路彩虹橋東上橋口,每年遇到雨雪冰凍天氣,照?;嵊興奈甯雒窬諛僑熘凳?,說是執勤實際上幫助推車以防堵塞,只要看到哪個車打滑,幾名民警立即一擁而上,有些小轎車里面坐的人都不下來,車外是喊著號子吃力地往前推,車里的人卻在說說笑笑。我們辛苦無所謂不需要贊揚,因為選擇了警察這個職業,但我們只需要理解。 這一幕不是小說而是親身經歷 來到基層走到民警的執勤崗位,與他們面對面地聊家常,才能真正感受到他們工作中的苦辣酸甜,有些事看似他們在訴苦發牢騷,但從這些訴苦與牢騷之中,更能體驗到他們的品質與氣度。就在剛剛過去的清明節假期,李海濤的妻子事先就問他,這個假期能不能一道帶上孩子到首都看看,事前李海濤也了解過大隊節日的安排,他很有把握對妻子說,這次應該沒一點問題,妻子買了預售票,小女兒最高興,因為她還沒有爸媽同時陪著外出過呢,可是臨走的當天一大早,海濤接到大隊通知,第二天有一級警衛任務,他對妻子實在說不出口,當天下午去火車站的路上他仍不露聲色,看到小女兒激動的神情,他眼都不敢正視,簡直沒有一點勇氣說出來,但到了進站口他再沒有退路了,才支支吾吾講出來,妻子聽后一句話沒說,從兜里掏出火車票抽出來一張往地下一扔,扯著女兒頭也沒回就走了,小女兒還沒明白發生了什么事,不時回頭看著爸爸并呼喊著,李海濤講到這里停頓了片刻,憑經驗這時我不能抬頭看他,但我仍忍不住下意識地掃他一眼,只見他已經淚流滿面。
08年大乐透走势图
二八杠技巧口诀纸牌 河北时时计算公式 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龙虎稳赢的公式方法 重庆时时彩平台手机app 网站有秒速时时 pk10五码必中计划群 北京pk拾开奖直播 中国福彩手机客户端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回血技巧 psv十大最耐玩的游戏 北京pk10走势图 快乐时时开奖结果 七乐彩充值 pk10一天稳赚几百万 安徽快三开的大小规律